有机菜网提供有机蔬菜配送、有机蔬菜种植技术!

有机菜网 有机蔬菜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行业资讯 > 种菜日记 >

舌头探了进去舔的好爽他迷恋我身体我却更愿自慰

时间:2018-11-30 05:13来源:未知 作者:1105
从小我就是一个每人坯子,不但长相漂亮,身材比例也非常好。我的家境非常不错,爸爸不仅长得帅气,而且事业有成,关键是非常宝贝我这个女儿。在我成长过程中爸爸不但在物质上
从小我就是一个美人坯子,不但长相漂亮,身材比例也非常好。我的家境非常不错,爸爸不仅长得帅气,而且事业有成,关键是非常宝贝我这个女儿。在我成长过程中爸爸不但在物质上满足我,在教育我的方面也非常重视,从小培养我各种爱好,但只有跳舞我至今还在坚持。中学以后我长得更加漂亮,皮肤白皙,两腿修长,胸部发育比一般的女生要充分,由于长期练舞,臀部也非常紧翘,我最满意的还是我的两条大腿,腿型较好,很有力量感。进入青春期后我就学会了自慰,我自慰的时候喜欢夹紧双腿。中小学时期经常参加各类舞蹈比赛而且获奖,最后我考取了国内知名大学的舞蹈系。但大学对我来说是一个气氛堕落的地方,特别是艺术系,那里是娱乐圈的衍生品,对一切龌龊的要求都理所当然接受,人和人之间只剩下交易,当我遇到他时,我也没有豁免,每次他舌头探了进去舔的好爽,而我却更愿意自慰。在这所名牌大学艺术系中,我是舞蹈专业的,我梦想有一天能在悉尼的舞台上,万众瞩目,翩翩起舞,我朝着那个目标一步步迈去,我偷偷配了一把形体室的钥匙,一个人在深夜,带着手电筒,在黑暗中练习。在学校的晚会上,我是赢得掌声最多的人,每个人都说我将来我一定会成为邓肯那样的舞者,我平时去为一些商业演出伴舞,换取微薄的收入,我的家境原来富裕过,但发生变故后我就只能靠自己。现在我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跳出去,对周围的一切尽管不齿,但我忍受着,我看不起那些年纪轻轻就挥霍青春的女孩子,在我看来,那如行尸走肉毫无区别。
  我并不是急需要钱,我虽然没有很多钱,但我有梦想。我曾是世界上最富裕的人,但直到我大二下学期,父亲突然提出离婚,为了一个风尘女子,我那文质彬彬的父亲甚至给这样的人写赞美诗。我的家庭跨了,我母亲也跨了,整天以泪洗面,四处哭诉。父亲虽说会负担我的学费供我成才,但我恶狠狠对他说:你没有资格!
  我母亲整个人变了,变得不再贤惠,变得像个泼妇,隔三差五去父亲的单位吵。我不愿再回那个家了,寒假也没有回去。一个人孤零零在宿舍里,听着外面的炮仗声,新年的味道,心如刀绞。我发誓,我绝对不把泪水带入新的一年。外面飘起了雪花,我没有穿大衣,一个人站在雪地里,冰雪凝固了眼泪。
  有一个开跑车的男孩,经常在我们宿舍楼下转悠,我常能看到几个女孩在窗口趴着,那个样子,真像古代的青楼。后来我和跑车男孩发生了故事,他喜欢舌头探了进去舔的好爽,我却宁愿自慰。我已经连续吃了一个礼拜的馒头了,除了特地生理时期,我没多花过一分钱,在这个学校,我也没什么朋友,物以类聚,她们只会聚集在一笔笔生意上,像苍蝇一样。
  我要离开这座坟墓,我强忍着泪水,走出去,没有多停一秒,走出东校门,天空已经变暗了,我心里咒骂一万遍自己的父亲,恨不得杀了他,是他毁了我。慢慢得,我又伤心,变成自嘲。黄色的雪佛兰跑车停在那,在我走过去时,车门突然打开了,走下来一个男青年,拦住我,问我1号教学楼在哪。这样低级的搭讪方法,我懂他的目的,我把衣服裹紧,舌头探了进去舔的好爽,对他说:我带你去,你要先请我吃饭。
  他楞了一下,说:问个路就要请吃饭啊!
  我说:不行算了。
  他说:我也没说不行啊。
  我甚至没有看他的样子,绕过汽车,拉开车门坐进去,然后看着外面,里面很暖和。
  他一边开车,一边问我想吃什么,舌头探了进去舔的好爽。我说:随便。
  温暖的坐垫,几乎让我快睡着了。他把我带到一个装修精美的餐厅,我一直低着头,跟在他后面。坐下来,他点了一些菜,我的肚子已经很多天没进油水了,面对佳肴,狼吞虎咽,顾不得矜持。他说:你是那个学校的?
  我恩了一声。
  他说:我看你不像。
  是啊,那里怎么会这么穷的女学生呢?我从口袋里掏出学生证扔过去。
  吃饱了以后,我靠到椅子上,这时才看清楚他的脸,长得不怎么样,不过很会打扮。
  他说:吃完了?要不要再加点?
  我说:不用了,谢谢。
  他说:那走吧。我和他走出去,上了车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他询问我的情况,舌头探了进去舔的好爽,我有一句没一句答着。车子开动,不久后停下来,是一家宾馆。我说:为什么带我来这?
  他说:你不是说你晚上没地方住吗?
  我搜寻了脑袋回忆有没有说这句话,可不管怎样,我的确不想再回那个宿舍。
  我对自己说:你装什么?你都快饿死了!都快要露宿街头了!装什么装!
和他走进去,心跳加快着。走进电梯,走出电梯,脚步在地毯上无声无息,我有些害怕,此时已经没有退路了。我跟着他走进去,门卡滋的一声,房间里的灯亮了,他请我进去,然后问我渴不渴。我摇摇头。房间虽然开足了暖气我的嘴唇却在发抖。舌头探了进去舔的好爽,而我却更愿意自慰
  他把手搭到我的肩膀上,我抖了一下,听见他说:你怎么了?要不你去洗个澡吧。
(有机菜网 www.yojicai.com责任编辑:yiluzhuanqian)
顶一下
(34)
75.6%
踩一下
(11)
24.4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